<
体育新闻

社会体育新闻——极具挖掘价值的富矿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9-02-13 18:39

  如今,体育新闻越来越被媒体关注。但是,在传统体育新闻的范畴之外,社会体育新闻却并没有得到媒体的普遍重视,而社会体育新闻由于其关系到普通市民也就是既成的或潜在的读者,存在着极大的阅读需求,特别是在经济发展、生活水平提高的现实中,社会体育新闻因为关注普通群众的体育生活和需求,间或起到了引领校正社会观念、关注公民生存状态、引导生活方式的作用,因此更具社会意义。

  社会体育新闻是体育和社会重合的产物,也是体育和社会交叉后的现实反映。社会体育新闻作为体育新闻的子类别,是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、人民生活水平逐渐提高、民间体育需求日益扩大、社会社区发展逐渐成熟的大背景下凸显出来的,它的衍生伴随着全民健身在全国的逐渐铺开而方兴未艾。

  虽然也与体育有关,但是社会体育因为多与更广泛的社会联姻,它在内容的构成上没有边界,也没有既成的框架限制,既有广度也有深度。在中国经济社会稳步快速发展的今天,无论是政府的有意提倡和引导,还是人们自身对体育的需求,都构成了社会体育丰富多彩的可能性。这对以关注民生、推动社会发展的社会新闻工作者来说无疑是最具兴奋点、最值得关注的领域,而且为来自各种视角的深层思考提供了可能。举个不久前社会关注点比较高的社会体育新闻的例子——北京回龙观社区足球超级联赛(简称为“回超”)。这是一个民间自发的业余足球比赛,如果按照传统体育新闻的价值判断,这充其量是一个业余赛事,不足以给予过高关注。但是如果从社区发展的角度来看,这个事件却暗示了一个重要的变化——在城市发展过程中,社区已经从萌芽逐渐走向成熟,社区的功能在逐渐显现:中国城市中的居民已经从单位人顺利过渡到社区人,市民的一些社会活动主要在社区进行,归属感也从单位向社区转移。如果挖掘这个社会体育新闻事件的社会价值,它则是一个很有价值的新闻,同时又不失可读性和吸引力——毕竟对居住在这个城市中的读者来说,这是发生在自己身边而且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。

  无论是相关政府部门还是媒体,都将这部分新闻自然地归为体育新闻(在综合类媒体中,这类新闻的报道往往是体育部的工作),这也如它的名称——社会体育新闻,似乎社会是一个定语,来界定它是体育新闻的一个领域,但是就新闻本身的性质和关注群体来说,社会体育新闻更多地具有社会新闻的特点和传播效果。因此,对社会体育新闻的关注及报道态度,可以更全面的反映一份媒体的立场和态度。

  对同一个社会体育新闻的报道,不同的媒体会有不同的关注点。仍以“回超”为例,作为专业体育媒体,《中国足球报》在2007年4月4日报道了前国脚高峰加盟“回超”引发社区业主不满的新闻。显然在这则新闻中,高峰是新闻主体,而且被《中国足球报》认为是吸引读者眼球的焦点。这样的关注点和切入点代表了专业类体育媒体一以贯之的主张,并且符合专业类体育媒体的定位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《新京报》关于“回超”的报道。立足于市民新闻的《新京报》,2007年5月21日在《赛道周刊》(该报的体育周刊)中以大作业(体育周刊中的深度报道)的规格对“回超”进行了全方位报道,整个报道占用两个半版面,至少在报道规模上显示了对这个社会体育新闻事件的重视程度。而在具体内容的选择上,除了高峰的加盟、业余足球发展、民间体育生态等体育话题方面的报道,还对足球在社区生活中的位置、社区民间协会的建设、业主的成熟与社区社会的成熟等社会发展层面进行了探讨。

  不同的报道视角、不同的关注点反映出不同媒体的定位与态度,而这态度也与这份媒体长期以来塑造的形象相吻合。在此番回合的较量中,媒体对新闻素材的选择没有高下之分,差别只在报道的影响力和产生的社会效益,再往深了说,是一份媒体的社会责任感。在以上两家不同媒体对同一则新闻事件的不同报道上,产生的社会影响力和潜在价值已经一目了然。

  与传统的体育新闻——竞赛新闻不同,社会体育新闻因为新闻主体的多元化,反映了更广阔的社会生态,具有更广阔的边际效应。社会体育新闻虽然在内容上有体育的成分,或者以体育形式为载体为媒介,但是因为参与的主体是社会人,因此其本质还是社会新闻,媒体的关注视角需要从单纯体育层面过渡到社会影响层面。即使是赛事为主的社会体育新闻,即使是一份专业体育媒体,在报道思路上也可尝试摆脱竞赛新闻的思路,或许可以发现一片新的天地。

  探讨社会体育新闻报道的发展,不能绕过《中国体育报》。作为国内最早的也曾经是惟一的专业体育媒体,近50年时间里,《中国体育报》关于群众体育新闻的报道也随着社会形态的改变、经济制度的变革、人民生活的提高经历了不同的报道阶段,形成了由从上到下与政府站在同一视角到目光下移、关注普通民生的过程。早期的《中国体育报》多密切配合国家的政策,注重体育的功能,由于社会生活相对贫乏,所谓的社会体育基本就是行业体育,职工体育、军队体育是那时的主要内容,现在虽然也保留有这些方面的内容,但是已经让位于社区体育、全民健身等关系到普通民众的新闻。从一个媒体的成长来看,这种转变是必然的,也是主动的。正是源于多年来长期不间断地关注社会体育领域,《中国体育报》在该领域积累了丰富的报道经验,形成了自己的报道风格,并且在社会体育新闻的甄别方面具有相当的目光,善于发现新闻背后的新闻。同样是对“回超”的报道,《中国体育报》早在2005年就从热闹的比赛表层,看到了组织者面临的困惑,从民间赛事面临难题、如何良性发展的角度进行了比较深入的探讨,这在当时关注“回超”的媒体中是比较早的。

  因为关乎民生,媒体对社会体育新闻的报道是不能忽视的社会责任,而不仅仅是追求阅读率那么简单。全民健身路径该如何适应社会发展和群众需求、如何遏制学生体质持续下滑、中考体育加试分数定为多少恰当等等都是影响面很广、备受群众关心的话题,《中国体育报》对这些新闻都及时给以了关注,并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果,在与同质媒体的较量中,在读者心目中更加确立了值得信赖的形象。